欢迎来到贵阳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代表历史的尘埃第六篇第三十六章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第三十六章

但是所有的过程都是在罗得哈特很清醒,感觉很清楚的状态,进行的。而且这个人看似非似的老头似乎对这种工作所有极大的兴趣无穷的精力。每天只休息上很小一段时间,然后除了吃饭之外就都把时间和精力放通常的广告点击率是千分之二左右。按照PV点击转化率来计算:日PV为30000的站/广告位(相当于日独立IP10400的站)在他的身体上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的一步,他想过死,也不怕死,但是却没有料到居然会落得生不如死。什因为当时正在播放巴赫的曲子。有友无奈地表示么叫做生不如死罗得哈特总算明白了,这个词几乎就是为他为他现在这样的状况而订做的。

当日,幸好皇后死命求情,他才没有被盛怒的罗兰德团长一剑斩杀,只是把他流放,而且说过永远不允许他再王都出现。

女人真是很奇怪,很软弱的动物。看到皇后居然要对罗兰德团长下跪来求他放过自己的时候,罗得哈特这样想。自己已经背叛了她做到了这个地步,她居然还死命帮自己求情。不过也实在要庆幸女人确实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

从圣骑士团小队长,到被流放的一无所有的一介平民,这失败可谓是彻头彻尾。但是他并不灰心,甚至没有丝毫沮丧,反而更激发了出了斗志。与其默默无闻地到处流浪或者是隐居,还不如为自己的梦想而拼命,死在自己朝梦想前进的道路中。已经失去了很多,那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去得到更多,否则他宁可去死。他无法接受那么大的失败,他只能把这个失败变成另一个更大的成功的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前去迪雅谷,投靠贾维的父亲侯爵。他从贾维的口中知道一些迪雅谷的内情地,贾维原本就打算把他作为自己的左右手,这些消息也是让他慑服的一种手段。

他坚信自己这样有用的人,一定可以得侯爵的赏识。一定可以被侯爵接受。而且他还有一个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地消息。他猜死灵法师们一定对这个消息很有兴趣。消息也是种资本,所以他一直保存得很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以一人之力硬闯影旋山脉,他知道这几乎是疯狂了的代名词。但是他也只有那样去做。他要飞得更高。

他垂死之际被一个死灵法师救下。这个红衣主教打扮的死灵法师不只治疗了他垂危的伤势,还带他来到了塞莱斯特见到了侯爵。这个时候他已经认为自己立刻就要飞了起来了。但是当侯爵静静地听完了他的话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一个定身术把他定住了。

“谢谢你告诉我那些事。我知道你是个很有用的人,不过我也知道你要为我所用,不过是因为我对你也有用罢了。而且我知道你绝不会只是甘心以我有用,你的有用,终究是对自己有用罢了。”

“永远满足不了的人是控制不了的。而控制不了,再在有用也没有用。”侯爵淡淡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后就不再看他,对着把他送来的红衣主教说。“这样有用的人,还是送去山特老师那里吧,他不是说一具试验品不够么。”

“恩,这其实也是我本来的意思。”红衣主教笑了笑。“能一个人走进影旋山脉那么深。身体素质和意志力都是上上之选。山特老师说就是需要这样有用的人啊。我带他到这里就是想看看他是怎么对你说,不过想不到能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暂时也没用的消息,希望只是暂时,要不这个人真的对我就没丝毫的用了。”侯爵淡淡地回答。

飞不起来,跌死在飞起来的路上就行。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飞固然没能飞起,连跌也跌不死,想死都死不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被送到这奇怪的小屋中多久了,也许并不久,也许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除了那持续不断地剧烈痛苦之外,罗得哈特的头脑中就只有这样的念头。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可以睛人发疯但是他偏偏想疯都疯不了。

不用看,罗得哈特就知道那老头正在自己的臂上篆刻魔法阵。那个大块头同类的骨骼上几乎都已经刻上这种东西。自己身体中地魔法力也在随着吱嘎声慢慢凝聚产生奇怪的波动。这个人居然还会些魔法,魔法资质相当不错,难得难得,好,好。这是那个叫山特的老头在第一次剖开自己手臂的时候发出的赞叹。正因为如此。他在篆刻魔法阵的进修特别用心,刻的也特别的多,似乎还不时灌输些魔法力进去。

老头地动作突然顿了顿,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了小屋外。“有客人?难得难得”老头转身做了个手势。“你们自己收拾好。”

随着老头的动作,罗得哈特许久都没有动弹过的肢体猛地动了起来。他从那石台上跳下,把自己被拆开了的手臂收拾了一下然后站到墙角上去。旁边同样站着的是那个全身肌肉,如同一尊肌肉堡垒般的同类。罗得哈特扯过地上的一大块脏兮兮的布,把自己和这个同类的都盖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快也很流畅,而且这些也都是出于他自己的意志,他只感觉自己脑门一动,自己就这样去做了。

那应该是篆刻在他的颅骨之内的魔法阵的作用。罗得哈特记得这老头篆刻这个魔法阵的时候特别用心,似乎还滴了自己的一滴血在他的脑子里,他还可以感觉到这个老头的血很黏,很稠。像口浓浓的痰。

不过他只是记得而已,自从那地血滴入魔法阵之后,他就几乎没有了思维能力。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他都是能听,能看,能动,能感觉,就是不能去想。只有很偶尔很少的机会下,比如现在,他才可以模模糊糊地想一下,回忆一下,后悔一下——

“这种地方居然还有个墓园?居然还有人居住?”塔丽丝讶异地看着周围说。

几天的飞行过后他们已经来到了尼根的地界。现在正站在一个荒废的墓园面前。说起尼根,所有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庞大的地下世界。这大陆的最西侧的地壳中有着巨大的空洞,与地表的世界相比,下面宛如完全不同的异界。牛头人,黑精灵,鹰身女妖无数生物在下面组成一个自成体系的世界。

这引起蛰伏在地下的阴暗中的生物和地表人类的战争起源于何时已经不可考究,战火早已把尼根的地表蹂躏在无数次。虽然这里并不是飞龙沙漠晰蜴沼泽之类的穷山恶水,但是也同样不适合人居住,游荡在地面上的通常只有一群群大耳怪和一些鹰身女妖。

虽然这个墓园的位置在尼根来说也算是很偏僻的,一路之上都没有看到什么大耳怪的群落,但是在这种地方能有人居住,确实是件很古怪的事。说起墓园,但是看上去只是一堆杂乱无章的坟堆。周围有一引起篱笆而已。墓园的中央有一看看上去和坟墓也差不了多少的屋子。这种地方居然有人居住,确实是件奇怪的事。

“请问山特老先生在么?我奉艾格瑞耐尔的指引前来拜访。”阿萨并没有直接进入墓园,只是站在外面大声问。

“进来吧。”一个微弱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咳嗽从屋子里传出。

“又是死灵法师?”塔丽丝的眼睛在周围的坟墓上扫了一遍,戒备地碰了碰阿萨。

“这些墓地里埋着的东西好像有死灵魔法的波动。还是小心些的好。”

“有资格在这里埋着的都是教会的精英,其中有十三个神殿骑士,八个主教的尸骸,都是你的前辈。你应该相信他们不会胡乱攻击你才是。”咳嗽声断断续续地拼凑出这句话,从屋中传出。塔丽丝的位置离小屋还很远,她的声音也并不大,但是屋里人的好像不只听到了,还听出了她是教会的人。

阿萨对塔丽丝做了个冷静的手势,既然艾尔婆婆让他到这里来,这应该不是个敌人。三个走进了墓园,来到了屋门口。一个佝偻着背的老人打开了屋门,猬琐得有些像只蝙蝠的模样,还是只上了年纪的老蝙蝠,巍巍僵僵的动作,不断地咳嗽声,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个随时可以倒下死掉的老头。他有气无力地看了三个一眼,混浊的眼神在阿萨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

举了举手说:“进来坐吧。”走进这个坟墓般的屋子,阿萨的第一个感觉是有些亲切。塔丽丝依然是保持这个那种有些戒备的神色和气势,艾依梅则是惊叫一声,差点吓得转身逃了出去,缩在塔丽丝的背后。



银川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怀化白癜风重点医院
两岁孩子拉肚子
Tags:
友情链接
贵阳互联网